Akaba

最近主要是:ニコ唱见 / 全职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そらまふ】烟花


– ニコニコ歌い手衍生

– 初尝试,还望见谅

– 极短篇


OK?


まふまふ总是在追逐そらる,即便到现在、此时此刻,两个人一起坐在河岸边并肩望着烟火的时候也是。
那好像是一种被生下来就带着的情感,光拎起耳机,听そらる的歌,就能感觉心里的湖泊漾起了涟漪,一圈一圈,安静平和地扩散开来。
喜欢这种事情,说实在,没有什麽伟大的理由,跟まふまふ喜欢作曲是同样的。
自然而然,就会深深着迷。


「啊,银白色跟红色的。」
そらる的头向まふまふ侧过来,距离很近,指了指刚刚才绽放现在已渐渐碎裂的烟火。
很まふまふ的颜色啊。そらる这麽说,自己觉得有趣地...

【カラ松中心】此致,亲爱的松野カラ松役者さん


- 役者:在日文里有表演者、演员的意思
- 十四松、大哥、一松视角
- 充满了自我意识


OK?


㈠ 十四松

松野十四松觉得カラ松是个好得过份的哥哥。
好得非常、非常过份。
从十四松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カラ松就展现出了满满的温柔,温柔、却足够内敛;不同于跑在前头、闪闪发亮的おそ松,カラ松永远能及时发现兄弟的眼泪,一块出门时也经常走在后头,像是在守护着他们。
六个兄弟之中最有常识的,其实不是チョロ松而是カラ松才对,十四松始终这么认为。
只是那个人用不知道哪学来的演技盖过了这一切。
松野カラ松台下的演技优秀一如站在舞台上,能完美地...

【黄喻】不雨(贰)


- 退役私设
- 带了别的选手玩但没有副CP



OK?


///


|贰|

「黄少!你来了!」
卢瀚文的笑容一样灿烂,鬈髮长了一些也染得深了一些,黄少天忍不住伸出手去揉,就像他还是这孩子的副队长时。

「我来啦。」
「黄少退役后真的不一样了,以前都是踩着点到的。」蓝雨现任队长指着大厅的大时钟取笑他。
「你这个臭小子,当了几年队长就翅膀硬了?待会看我在青训营的小萝卜头前面三两下解决你!」
「好好好,黄少你等着,我叫人去拿夜雨来!」

夜雨。
夜雨声烦。
剑圣黄少天的夜雨声烦。

「好,夜雨,好!」黄少天愣了会连忙回应,转一圈脑袋看看重...

【喻王】二十字-1



- 原作向
- 喻王/王喻无差
- 二十字微小说(但有超过就是了)



OK?




1. 说起来,他们是差异甚多的人。然而差异甚多并不影响互相理解。


2. 風象星座有种外人难懂的浪漫,王杰希看着一箱喻文州从南方寄来的白斩鸡,想。


3. 喻文州没想过魔术师和自己并肩走在广州街上也能是一幅融洽的画面。


4. 或许是距离造就美感,他们觉得对方连缺点都闪闪发光,毫无保留地包容着。


5. 有时候王杰希会批评喻文州太冷漠了,似水无情;喻文州...

【カラ一】不可承受之轻


- 攻受无差
- 0204カラ一日的纪念
- 宗教松设定

OK?



松野一松是一个死神。
死神有许多课题必须要去完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百年又复百年。
前世的自杀让一松在转世时仅有两个选择可做,厌倦为人的他选了死神,至今为止的日子虽然不算愉快但是还算舒适。他就这样过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每次都在期限将至前完成课题,顺利得到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死神资格。
正当他开始觉得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所变化时,新的课题颁布了。
羊皮纸从高空落入一松手心,又从一松手心落到地面,雨后的积水迅速湿了纸张,上头的字却始终清晰。
清晰地在一松胸口烙下一痕恐惧。
夜黑了,...

【パカカラ】第三方



- 16话自我责任解释
- おそ→カラ←一的修罗场



OK?




|之一:一松

一松其实一直觉得カラ松的皮衣很帅。

他并不擅长讲真心话,尤其是对松野カラ松。承认了的话脸要往哪摆啊——肯定会被嘲笑的,甚至会被讨厌也说不定。每句话、每个举动都会带来后果,一松深信着这个道理,所以害怕开口,害怕造成自己无法承受的结局。
说到底松野一松的确像猫,而且是不易驯服的那种。一有动静便竖起全身的毛警戒。
这是他喜欢和十四松相处的原因。不必考虑、不必顾忌,因为是兄弟。
那么,カラ松又如何呢?不也是兄弟吗、一松?他经常这样问自己,然后猛然...